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教育

家长“课业负担”调查:不仅替做作业还要替值(2)

来源:www.wikilib.com    发布时间:2017-11-11 11:57

张小荣认为,这样的话,老师的意图就难以达到,因为既没有锻炼小孩的动手能力,也没有体现亲子活动的效果,小孩子做手抄报,就应该是以小孩为主,家长为辅,让孩子自由发挥,“但不能由老师评判优劣”。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杨芳对此深表赞同,“一年级小朋友做的手工,做得好的多是家长代劳”。

杨芳的儿子在海淀区一小学上一年级,前段时间,老师让孩子用树叶做成画。对教育颇有研究的她决定让儿子独立完成拣选树叶、准备白纸、构思、粘贴等作画过程。

“我儿子做事快,噼里啪啦按照他的思路就完成了。”杨芳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结果交到学校之后,发现像他这样自己完成的很少,多是父母出主意、做手工、配文字,当然也因为做得漂亮受到老师表扬。

杨芳的孩子所在的学校还留了回家做PPT的作业。

这段时间,孩子们正处在学习拼音的过程中,为了让孩子对拼音有深入了解,老师要求完成一份关于字母发音的介绍并且用PPT演示出来。老师专门提示说,孩子自愿报名。

杨芳对此并不擅长,没有给孩子报名,但据她了解,有不少家长“自愿”参与,花了几个小时给孩子做PPT。

孩子打扫不干净老师默许家长干

对王英的大学同学李国亮来说,陪着孩子做作业也能接受,但替孩子做值日打扫卫生让他不能理解。

李国亮的儿子在北京市朝阳区一所小学上二年级,每隔几周都要轮一次值日,放学后对教室卫生大扫除。

大多数时候,李国亮的儿子值日都是姥姥陪着,但有一次刚好由于姥姥身体不好,他只好请假去接儿子并陪着值日。

李国亮记得,那天他迟到了十几分钟,跟着儿子走进教室之后大吃一惊。教室里有七八位家长,有的是妈妈,有的是奶奶或姥姥,大家有的擦桌子,有的拖地,有的摆椅子,只有两个女孩子拿着扫帚在扫地,其他孩子或者在门口打闹,或者在操场上追逐。

他拉着儿子到教室门外问,以前是不是都是家长在值日,儿子肯定地告诉他“是”。无奈之下,他只好走进教室准备干活。

大约半个小时后,大扫除结束,一位妈妈招呼他把几扇窗户关上,对其他家长说可以回家了。

回到家,李国亮问孩子的姥姥:“学校不是说让孩子自己值日吗?”姥姥告诉他,一开始是孩子自己干,但他们提不动水桶,搬不动椅子,在场家长就帮着提水桶、涮拖把、搬椅子。后来,老师检查说打扫不干净,家长们就上手干,老师也没有说什么。再后来,老师也默许了,于是就出现家长大扫除、孩子们在一旁打闹的情况。

在李国亮看来,原本让孩子参加劳动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但因为孩子打扫不干净就默许家长值日,无形中增加了家长的负担,“其实鼓励孩子尽力打扫就好,不能像要求大人一样要求孩子”。

对于像他这样无法每天接孩子的家长来说,这也等于给家里老人又增加了一个负担。

大多数父母不能按时接孩子放学

张小荣是记者采访中接触的唯一能够接孩子放学的家长。

在张小荣的手机中,每天下午都设置了不同时间段的闹钟,周一、周二、周四是4点多,周三是3点多,周五则是中午。

据她观察,每到接孩子时间,家长队伍里不是老人就是举着托管班牌子的人员,大多数父母不能接孩子放学。

“我虽然能接孩子,但回到家以后还是围着孩子转,什么事都别想干。”张小荣说,老人接孩子,要么让孩子在家玩,要么将孩子送到兴趣班;托管班参差不齐,由托管班接走的孩子,据家长说,有的什么都不管。

杨芳则是在无奈之下把父母又请回来接送孩子。儿子上幼儿园之前,杨芳无法全心照顾,把父母请来帮忙。孩子上幼儿园之后,园里负责一天三餐,放学后还能晚接,姥姥姥爷就回老家生活了。

但儿子上小学以后下午需要早接,自己和丈夫都没时间,无奈之下,杨芳只好请父母再来照顾,接孩子放学后再给孩子做点饭。

杨芳也曾经想过辞职,既能接送孩子,还能让父母安度晚年,但每月的教育费用、家庭开支,还有每月1万多元的房贷,让她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学校早放学,并没有给学生减负,只是学校减负,家长增负。”张小荣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