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 音乐 > 古典音乐

听古典音乐会时,观众到底该何时鼓掌?

来源:www.wikilib.com    发布时间:2017-12-07 20:40

近几年来,古典音乐渐渐融入上海市民的生活,大家去音乐会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但不免有人会有这样的困惑:听古典音乐会,到底该如何鼓掌?按照惯例或者惯常的“游戏规则”,观众似乎只有在整部交响乐结束时才能鼓掌。最近,小提琴家丹尼尔·霍普写了一本新书《我该几时鼓掌》,从专业表演家的视角揭秘古典音乐会的台前幕后。书中他告诉我们,“乐章间请不要鼓掌”的音乐厅规矩应因人而异,音乐会应该容许乐迷们更尽情地表达当时的感觉。

 

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的《我该几时鼓掌》中译本是国内首部关于音乐会礼仪的著作。它不是音乐辞典,更不是学术论文,也不是音乐会行为守则,而是一本指南。作者丹尼尔·霍普1974年出生于南非,成长于伦敦,被誉为“自大提琴家杜普蕾之后,英国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弦乐天才”。作为一名专业音乐家,他经常出入各大音乐厅,也曾多次带领其室内乐团来中国演出。在书中,他为读者担任向导,带领我们由贝多芬时代追溯,探究古典音乐现场礼仪规则的起源。

 

掌声是音乐之后最美的噪音

 

一位年轻人激发了霍普写作这本书的灵感。该年轻人名叫瓦伦汀,一次音乐会后,他向霍普分享了自己听音乐会的一段经历:那是瓦伦汀第一次听现场音乐会,演奏的是门德尔松最受欢迎和最常演出的《意大利交响曲》。瓦伦汀非常期待听赏这部交响曲,他在一部广告短片里从听到作品的第一个音起,就立即喜欢上了这部作品。音乐会上,他坐在正厅前排的位置上,听着这部阳光四射的音乐,充满着激情和青春的气质,他完全被迷住了。

 

然而之后出了一些状况。第一乐章最后一个和弦还没有完全消失,瓦伦汀就跳起来热烈地鼓掌。他差点对着整个音乐厅喊出“Bravo!”(太棒了),但这个词卡在他的喉咙里。他发现自己是唯一鼓掌的人,别人都“无动于衷”。除了有人发出愤怒的嘘声以外,周围是一片冷漠的沉默,从四面投来反对的目光。他一屁股坐回到位置上,几乎不敢抬头看。台上有几个乐手友好地微笑着,而指挥打了个手势,似乎在说“好了,别说了!”接下去的部分他听得心不在焉。音乐会开始时,他还热情洋溢,后来却忧心忡忡。

听古典音乐会时,观众到底该何时鼓掌?

 

当瓦伦汀向霍顿讲述这个故事时,霍顿表示他给自己留下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印象。“他问我,自己究竟错在哪儿。他只不过有些冲动,并出于真心地对这部美妙的音乐作品及乐队的出色演出表达了赞赏之情。鼓掌对于音乐家是不可或缺的,他们有权知道,是否自己的演出让观众喜欢。”霍顿为瓦伦汀感到遗憾。瓦伦汀发现自己热爱古典音乐,却被泼了一头冷水,仅仅因为触犯了一条不成文的法则,即只有在整部交响乐结束时才能鼓掌,而非在第一乐章结束后。但事实上,音乐家不会因为有人在不是预定的时间点上随意放任自己的热情而感到被冒犯。霍顿举例说,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的第一乐章结束时,“像烟火一样喷薄”,假如观众止不住要表达热烈的感觉,“那可是件美妙的事”。至于有些演奏者因为台下的“干扰”而中途离场,霍普称“不可理喻”。他认为音乐的目的就在于分享,“在诠释与传递伟大作曲家乐思的过程中,与聆听者间产生互动,岂不美哉。”瓦伦汀看到几个乐手在微笑,显然他们并没有因此生气。如果是他自己,也不会感到生气。恰恰相反,在意大利及其他地方的音乐会演出中,他常常会在第一乐章之后就博得人们的鼓掌,每一次都让他感觉很好,掌声是音乐之后最美的噪音。

 

鼓掌干扰了艺术家吗?

 

音乐会要求禁止鼓掌主要是基于两种考量:一,由多个部分组成的作品应看作是一个整体,不该被鼓掌所破坏;二,正在演出的音乐家的乐思会被鼓掌打断。

 

那么,鼓掌是否真的干扰了艺术家?对此,霍普试图通过回溯历史的方式来予以解答:1893年,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交响曲》在纽约首演,受到了极大的欢迎,以至于坐在包厢里的作曲家感到自己受到了如同国王般的礼待。卡内基音乐厅的观众在第一乐章之后就给予长达好几分钟的暴风雨般的掌声,德沃夏克对此并不介意。1824年,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首演的时候,音乐厅里正统的观众当时可能被惊呆了,每一乐章结束后都有雷鸣般的掌声,但耳聋的作曲家只能看到却听不到。当时贝多芬是否感到恼怒,我们不得而知,他只是对票房微薄的收入感到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