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休闲娱乐 > 音乐 > 伤感音乐

不唤起欢乐,也不唤起悲伤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标志着现代音乐的开端,但指挥家捷杰耶夫试图让当代听众接触更多其少为人知的

来源:www.wikilib.com    发布时间:2018-01-09 20:48

“如果我要谈论斯特拉文斯基的生活和创作,可能一天一夜也说不完。”俄罗斯指挥大师捷杰耶夫说这话时,嗓音低沉沙哑,带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斯特拉文斯基是20世纪的革新者,但人们对他的作品并非全然熟悉。我不想让大家以为,斯特拉文斯基只是那位写了《春之祭》的作曲家。”

1913年,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在巴黎首演,这部风格原始、粗野而强悍的作品,挑战传统美学,其诞生标志着20世纪现代音乐的开端,却也引发了音乐史上一场前所未有的骚乱事件。

时值《春之祭》上演100周年,捷杰耶夫策划了覆盖全球的“斯特拉文斯基艺术节”。指挥家携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在圣彼得堡、巴黎、萨尔斯堡、鹿特丹等城市巡演,并于12月7、8日登陆国家大剧院,是为亚洲唯一一站的演出。

“每次我跟音乐界的朋友聊起斯特拉文斯基,我们常说,他不仅是一位伟大的作曲家,还是一位杰出的指挥家、钢琴家。”让捷杰耶夫遗憾的是,这个时代对斯特拉文斯基的认知并不透彻,几乎仅限于三部芭蕾舞剧《火鸟》、《彼得鲁什卡》和《春之祭》。事实上,斯特拉文斯基漫长一生创作了90多部作品,其中包括12部芭蕾舞剧。无论题材和技法,这些作品都具有时代创新性。

“我们的任务是把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全面地展现给世界听众,尤其是他的钢琴作品,让更多人深入了解这位伟大的作曲家。”捷杰耶夫说,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他请来自己的老友、俄罗斯学派钢琴大师亚历山大·托拉泽(Alexander Toradze)一起参与“斯特拉文斯基艺术节”的世界巡演。两位来自俄罗斯的顶尖音乐大师,加上俄罗斯历史最悠久的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共同将斯特拉文斯基被忽视了近百年的钢琴作品重新搬上舞台。

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

61岁的托拉泽记得,1996年,当他接到捷杰耶夫的合作邀请,开始在斯特拉文斯基的早期作品集里搜集资料时,结果让他惊讶,“斯特拉文斯基的创作是从1904年开始的,他最早的一部管弦乐小品《焰火》只有4分钟。这样一个作品,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几乎消失于舞台。”

《焰火》这部具有印象主义风格的作品,是斯特拉文斯基音乐生涯一个不起眼的开端,却显现出非凡的才华,引起俄罗斯芭蕾舞团艺术总监佳吉列夫的注意,由此开启作曲家与芭蕾舞团的合作。

12月7日,捷杰耶夫携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带来的第一场音乐会上,就以《焰火》作为开场,复杂而强有力的节奏,焰火爆破时的画面感,展现出年轻的斯特拉文斯基在音乐上的鲜明个性。“斯特拉文斯基9岁开始学琴,但他的父亲只希望他走上仕途。斯特拉文斯基听从父亲意见,大学选了法律专业,所以,他起步非常晚。”托拉泽说,他第一次听《焰火》时,感受到的是不同寻常的震惊。

斯特拉文斯基起步虽晚,却能达到相当成熟的高度。在作曲家早期的15年创作生涯中,作品都以俄罗斯风格为主,三部芭蕾舞剧《火鸟》、《彼得鲁什卡》和《春之祭》都是应佳吉列夫之邀为俄罗斯芭蕾舞团所作,直接奠定了他在俄罗斯乃至整个欧洲音乐界的地位。

“斯特拉文斯基深受同时代作曲家的影响。他敬佩印象派作曲家德彪西,他还是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学生。《火鸟》和《彼得鲁什卡》的创作都深受这些影响。他是一个给管弦乐涂抹色彩的人,他的作品像一棵树,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另一方面,在我看来,斯特拉文斯基的成就远远超过其他伟大的音乐家,比如同样是20世纪音乐的代表勋伯格。斯特拉文斯基的许多伟大的作品是属于俄罗斯、属于马林斯基剧院的,包括三、四部伟大的俄罗斯芭蕾舞剧。当时,这些芭蕾舞剧绝对改变了传统的艺术形式。”捷杰耶夫说。

在20世纪的西方音乐界,斯特拉文斯基和勋伯格各自代表着“新古典主义”与“表现主义”两大流派。这两大流派互相对立,传说斯特拉文斯基的住所离勋伯格很近,两位作曲家却从未有过来往。

“新古典主义”流派产生于一战期间,战时社会生活的动荡不安,人们对音乐的要求和观念变化,这些都影响着作曲家的创作。一战时,斯特拉文斯基离开俄罗斯,辗转于欧洲各国,并于1920年迁入法国。

当时的斯特拉文斯基被欧洲人视为音乐先锋者,他却出人意料地退回古典主义,从巴洛克时代的音乐中寻找结构与形式,用一种理智、客观、反对强调情感的方式写作。在“退回巴赫”的口号下,他从《普契涅拉》开始,一直写到歌剧《浪子生涯》,坚持了30多年的“新古典主义”式创作。他曾说,“我既不唤起人们的欢乐,也不唤起人们的悲伤,我追求的是更多的抽象性。”

最懂得俄罗斯文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