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11月10日电(记者 李佳赟 通讯员 郑瑜 冯磊)曾经聪明好学的孩子,却突然成为老师眼中的“差生”,这番猝然转变,竟是脑中一颗瘤“惹的祸”。

  近日,家住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的9岁男孩李小宝(化名)突然出现头痛伴恶心、呕吐的症状,被家人送往宁波鄞州人民医院救治,经检查发现其脑中长了一个“身份不明”的瘤。

  后经该院神经外科专家高峰诊断,小宝患的是间变型室管膜,属于脑胶质细胞瘤的一种。这种瘤是一类复发率较高的脑部肿瘤疾病,属于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目前,医生为小宝行完大脑半球病损切除术后,小宝现已脱离生命危险。

  “我一直奇怪我家小宝怎么突然变笨了,原来是因为得了这个怪病……”据李小宝的爸爸李先生透露,小宝以前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学东西很快,可就在去年,小宝突然变“笨”了,学校老师教的东西他都听不懂,而且反应也很迟钝,为此李先生还懊恼了很久。

  高峰表示,各型胶质母细胞瘤多见于中年人,室管膜瘤多见于儿童及青年,髓母细胞瘤几乎都发生在儿童。胶质瘤的部位与年龄也有一定关系,尤以胶质母细胞瘤恶性程度最高,发病高峰为40~60岁,6~12岁有一个小高峰。

  “脑胶质瘤虽然不会扩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只长在神经系统,但这种肿瘤很容易复发。至于引起胶质瘤的原因则很复杂,目前还没明确。”高峰说,这可能与病人的易感基因有关,怀疑是易感基因受到刺激后发展为胶质瘤。

  高峰提醒,患有易感基因的人在平时生活中应尽量避免接触污染环境;在饮食方面,可多吃一些富含膳食纤维和维生素的水果与蔬菜,这样可以保护细胞正常分化,增强机体免疫能力,从而降低肿瘤的发生率。另外还应少吃一些腌制、熏制的食物,它们中的亚硝酸盐等物质,具有一定的诱发作用。(完)

  中新社北京11月10日电 (记者 陈溯)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10日在北京表示,预测2018年四季度中国经济仍存在一定下行压力,预计GDP(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6.4%左右。

  在当天召开的2018(第七届)中国钢铁技术经济高端论坛上,牛犁作出上述预测。

图为厦工(三明)重型机器有限公司工人在生产线上作业。(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张斌 摄图为厦工(三明)重型机器有限公司工人在生产线上作业。(资料图片)中新社记者 张斌 摄

  牛犁表示,2018年,面对异常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中国经济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居民收入平稳增长,就业保持稳定,用电量、工业利润回升,制造业投资回升,服务业稳定增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新技术广泛深度应用,新旧动能加速转换,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起步良好。

  牛犁表示,但也必须看到,中国经济正面临着困难和挑战,一是中国经济金融领域风险上升,二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较大,三是房地产市场泡沫不容忽视,四是企业成本居高不下,实体经济依然比较困难,五是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依然严重。

  “综合考虑国内外发展环境,预期2018年四季度经济仍存在一定下行压力,预计GDP将增长6.4%左右。”牛犁表示,中国经济增长呈现出稳中缓降态势,预计2018年全年中国GDP增长6.6%左右,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2.2%,PPI(生产价格指数)上涨3.8%,投资增长5.6%,消费增长9.2%,进口增长18.2%,出口增长10.7%左右。

  牛犁建议,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应该长期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大力破除无效供给,坚决化解过剩产能,大力培育新动能,加大整治乱收费,降低用能、物流成本,切实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着力提升中国经济发展质量。(完)

  中新社东莞11月10日电 (李映民 李纯)广东东莞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10日举行25周年庆典系列活动。本次庆典以“乡情互动、传承凝聚”为主题,将极具台湾风味的“园游会”搬到了东莞,推动两岸文化交流。

  东莞台商协会自1993年成立以来,已成为帮助东莞台资企业转型升级,协助台商二代创业,促进莞台两地交流的重要平台。

  记者在现场看到,极具台湾特色的“园游会”模式吸引了众多东莞台商和大陆民众前来参加,气氛热闹非凡。来自台湾各式美食、特色产品和表演节目让人们既饱口福又保眼福。除了可以品尝台湾美食,购买台湾特色产品外,现场还专门开辟了活动专区,各种亲子游戏、趣味运动赛、袋鼠跳、吹箭比赛等互动项目轮番上演。

  台商王先生告诉记者,今年东莞台商协会周年庆典的方式非常好,他一大早就带着一家大小前来参加“园游会”。“园游会”上不仅有很多台湾特有的美食,还有“捞金鱼”等小游戏,非常有台湾风味,让他倍感亲切。

  东莞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会长蔡俊宏表示,希望通过不一样的周年庆方式,让广大台商参与进来,积极互动,推动两岸文化交流;同时也彰显了东莞台商协会的凝聚力。接下来,东莞台商协会将不断搭建平台,帮助协会会员坚定发展信心,不断转型升级,准确把握和主动适应大陆经济发展的新常态,继续扎根东莞。(完)

  长大以后才明白 陪伴我们童年的人都会一个个离开

  视觉中国供图

  天气越来越凉,银杏叶变黄了,地上的落叶越来越多。生命的消逝,也像树叶落下一样悄无声息又惊心动魄。刚刚过去的一周之内,我们失去了3位公众人物:金庸、李咏,还有心理学界所熟知的李子勋老师。

  初闻李子勋老师去世的消息,感觉是震惊:这是真的吗?!李老师还很年轻啊!得知事实后,心下感喟不已。接着是李咏,这一次不再怀疑,只是感叹:生命无常啊!再后来,得知金庸老先生也驾鹤西去了,心底猛然间涌上好多好多不舍:那些陪我们长大的人,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一个一个地离我们而去。

  近几天的经历让我再次回忆起童年,我的亲人。

  小时候,外婆家和我家在同一个村庄,走路只需十几分钟。我们隔三差五上外婆家。那时候不富裕,可是外公外婆总有好吃的给我们。有时是外婆从柜子里变出来的小点心,有时是外公给我们煮的热乎乎的白水蛋;有时是外婆知道我们要来,特意多做的米饭白菜粉条,扣在厨房灶台上;有时是舅舅打的酸枣,红红的圆圆的满满一簸箕。

  记忆中最温暖惬意的时刻,是冬日的午后,外婆坐在正窑的炕上,我躺在她的腿上,她给我挖耳朵。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我们身上。我的耳朵被轻轻地温柔地挠着,我的身体舒适而温暖。时间过去了30多年,这个瞬间永远地刻在我的身体里、记忆里。

  我带着这温暖的记忆长大了,我的外公外婆变老了。今天,那个在冬日的暖阳里给我挖耳朵的外婆躺在床上,大多数时间在睡觉,吃喝拉撒全靠她的孩子们照顾。我亲爱的外公,半个月前摔断了腿,刚刚做了股骨头的手术。我脾气暴躁又勤劳善良的爷爷,离开我们已经快10年了。我严厉又沉默的父亲,也走了5年多了。那个我爱恨交加的慈祥又强势的奶奶,也离开我们一年半了。

  年纪渐长的我,越来越体会到生命的流转和无常:新的生命到来了,一天天蓬勃生长;那些给予我生命陪着我长大的至亲,却在一天天变老,直到离开。

  生命的力量是巨大的,一粒种子可以穿越阻挡它的一切破土而出;死亡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在死亡面前,财富、权势、医术都无济于事。面对死亡,除了接受,别无他选。接受死亡,谈何容易。我们要经历多少心痛、挣扎、悲伤、绝望,才得以窥见死亡的面貌,才有勇气和死亡握手言和!

  然而真相是:不管我们是否做好准备,死亡就在我们生命旅途的某一站,等着我们。事实上,认识生命,了解死亡,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只是这节课没有列入学校的课程表,而是留给我们自学。

  遭遇丧失——失去至亲是最大的丧失,我们的第一反应通常是震惊和否认,因为没有人愿意失去。我们无法做到即可就去面对和接受,需要时间做些准备。时间是良药,我们会慢慢地做好准备,准备好去面对。当我们真的去面对失去时,会经历非常复杂而艰难的情感体验:害怕、愤怒、内疚、遗憾、悲伤、绝望……我们在这些情感中浮浮沉沉,痛到无法呼吸/无法感觉/没有眼泪/泪流成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相同的是内在的那份哀伤。

  这个过程虽艰难,但重要之至。我们在哀伤中学习,学习放手、学习接受,学习宽容和谅解,学习珍惜。在死亡的河流中走过一遭后,我们的身体里会凝结出更多的坚定和从容。

  当你遭遇丧失,当你悲痛欲绝,别害怕,放声痛哭吧,尽情悲伤吧!悲伤是来照顾我们、陪伴我们走过生命中这个特别阶段的,悲伤是来陪我们接受和放手的。在悲伤中,我们一点点接受亲人离开的事实,一点点将心里紧紧抓住亲人的手放开。

  悲伤是来给我们力量的,透过悲伤,我们会接触到与生俱来、生而为人的尊严和力量。

  好好地和失去的人说再见吧!死亡并不能切断你和他之间的连接。他的爱继续陪着你,他的基因在你血液里,他换了一种方式陪着你。你可以告诉他你的不舍、你的思念、你的心痛。

  告诉他:你曾经生他的气、你对他的歉意、你的遗憾和内疚;告诉他他对你有多重要,告诉他你有多感谢他,多么爱他;告诉他即使没有了他,你依然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会带着他给你的所有,好好地活出你的精彩……

  最后,和他再见,祝福他一路走好。

  这几年,我在生和死的领域里摸索,随着了解越多、行动越多,死亡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不那么恐怖: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活着的每一天,死亡“守护着”人们,尽它最大的努力,以合适的时机和方式护送人们“回家”。

  台湾“安宁疗护”之母赵可式教授说:安宁疗护者是天国宝宝的助产士。是的,送一个人好好离开,陪伴他的家人度过艰难的哀伤期,是我们回馈死亡、对待死亡的最好方式。

  死亡不断地发出声音提醒我们:生而为人,你很宝贵;好好去爱,不枉一世。

  落叶的季节,死亡借着几位公众人物的离开,给我们捎来了一份重要的信件,里面写着几个字:好好活,好好爱,好好死。

  (作者为北京高校心理中心负责人,北京高校心理咨询研究会常务理事)

  刘苡青 来源:中国青年报

  长大以后才明白 陪伴我们童年的人都会一个个离开

  视觉中国供图

  天气越来越凉,银杏叶变黄了,地上的落叶越来越多。生命的消逝,也像树叶落下一样悄无声息又惊心动魄。刚刚过去的一周之内,我们失去了3位公众人物:金庸、李咏,还有心理学界所熟知的李子勋老师。

  初闻李子勋老师去世的消息,感觉是震惊:这是真的吗?!李老师还很年轻啊!得知事实后,心下感喟不已。接着是李咏,这一次不再怀疑,只是感叹:生命无常啊!再后来,得知金庸老先生也驾鹤西去了,心底猛然间涌上好多好多不舍:那些陪我们长大的人,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一个一个地离我们而去。

  近几天的经历让我再次回忆起童年,我的亲人。

  小时候,外婆家和我家在同一个村庄,走路只需十几分钟。我们隔三差五上外婆家。那时候不富裕,可是外公外婆总有好吃的给我们。有时是外婆从柜子里变出来的小点心,有时是外公给我们煮的热乎乎的白水蛋;有时是外婆知道我们要来,特意多做的米饭白菜粉条,扣在厨房灶台上;有时是舅舅打的酸枣,红红的圆圆的满满一簸箕。

  记忆中最温暖惬意的时刻,是冬日的午后,外婆坐在正窑的炕上,我躺在她的腿上,她给我挖耳朵。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我们身上。我的耳朵被轻轻地温柔地挠着,我的身体舒适而温暖。时间过去了30多年,这个瞬间永远地刻在我的身体里、记忆里。

  我带着这温暖的记忆长大了,我的外公外婆变老了。今天,那个在冬日的暖阳里给我挖耳朵的外婆躺在床上,大多数时间在睡觉,吃喝拉撒全靠她的孩子们照顾。我亲爱的外公,半个月前摔断了腿,刚刚做了股骨头的手术。我脾气暴躁又勤劳善良的爷爷,离开我们已经快10年了。我严厉又沉默的父亲,也走了5年多了。那个我爱恨交加的慈祥又强势的奶奶,也离开我们一年半了。

  年纪渐长的我,越来越体会到生命的流转和无常:新的生命到来了,一天天蓬勃生长;那些给予我生命陪着我长大的至亲,却在一天天变老,直到离开。

  生命的力量是巨大的,一粒种子可以穿越阻挡它的一切破土而出;死亡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在死亡面前,财富、权势、医术都无济于事。面对死亡,除了接受,别无他选。接受死亡,谈何容易。我们要经历多少心痛、挣扎、悲伤、绝望,才得以窥见死亡的面貌,才有勇气和死亡握手言和!

  然而真相是:不管我们是否做好准备,死亡就在我们生命旅途的某一站,等着我们。事实上,认识生命,了解死亡,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只是这节课没有列入学校的课程表,而是留给我们自学。

  遭遇丧失——失去至亲是最大的丧失,我们的第一反应通常是震惊和否认,因为没有人愿意失去。我们无法做到即可就去面对和接受,需要时间做些准备。时间是良药,我们会慢慢地做好准备,准备好去面对。当我们真的去面对失去时,会经历非常复杂而艰难的情感体验:害怕、愤怒、内疚、遗憾、悲伤、绝望……我们在这些情感中浮浮沉沉,痛到无法呼吸/无法感觉/没有眼泪/泪流成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相同的是内在的那份哀伤。

  这个过程虽艰难,但重要之至。我们在哀伤中学习,学习放手、学习接受,学习宽容和谅解,学习珍惜。在死亡的河流中走过一遭后,我们的身体里会凝结出更多的坚定和从容。

  当你遭遇丧失,当你悲痛欲绝,别害怕,放声痛哭吧,尽情悲伤吧!悲伤是来照顾我们、陪伴我们走过生命中这个特别阶段的,悲伤是来陪我们接受和放手的。在悲伤中,我们一点点接受亲人离开的事实,一点点将心里紧紧抓住亲人的手放开。

  悲伤是来给我们力量的,透过悲伤,我们会接触到与生俱来、生而为人的尊严和力量。

  好好地和失去的人说再见吧!死亡并不能切断你和他之间的连接。他的爱继续陪着你,他的基因在你血液里,他换了一种方式陪着你。你可以告诉他你的不舍、你的思念、你的心痛。

  告诉他:你曾经生他的气、你对他的歉意、你的遗憾和内疚;告诉他他对你有多重要,告诉他你有多感谢他,多么爱他;告诉他即使没有了他,你依然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会带着他给你的所有,好好地活出你的精彩……

  最后,和他再见,祝福他一路走好。

  这几年,我在生和死的领域里摸索,随着了解越多、行动越多,死亡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不那么恐怖: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活着的每一天,死亡“守护着”人们,尽它最大的努力,以合适的时机和方式护送人们“回家”。

  台湾“安宁疗护”之母赵可式教授说:安宁疗护者是天国宝宝的助产士。是的,送一个人好好离开,陪伴他的家人度过艰难的哀伤期,是我们回馈死亡、对待死亡的最好方式。

  死亡不断地发出声音提醒我们:生而为人,你很宝贵;好好去爱,不枉一世。

  落叶的季节,死亡借着几位公众人物的离开,给我们捎来了一份重要的信件,里面写着几个字:好好活,好好爱,好好死。

  (作者为北京高校心理中心负责人,北京高校心理咨询研究会常务理事)

  刘苡青 来源:中国青年报